做了四年“小馬云”后范小勤回家了:對“錢”的數額沒有概念

中國青年報客戶端

2021-02-20 16:04

字號
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月19日消息,江西省永豐縣石馬鎮,那個長得像馬云的孩子回來了。
2月19日,在地里干活的范家發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小兒子范小勤將回村里的小學繼續讀4年級,之前接范小勤去河北讀書的“老板”劉長江在今年元旦前趕到石馬鎮,和他一起辦理了轉學手續,并且和范家發“解除了合同”。
1月5日,12歲的范小勤由“保姆”王云輝送回石馬鎮嚴輝村。他的行李是一包衣服和一個書包,這是他在外3年多時間的全部“家當”。這次回到村里,他便不會再回石家莊了。王云輝沒有多待,邊說著“安全送回家了”“他身體很好啊”之類的話,邊拍了段視頻便走了。在過去3年多時間里,她是范小勤的“保姆”和“師姐”。
范家是村里最窮的人家之一。范家發年輕時被毒蛇咬了右腿,因為延誤了治療,右腿被截掉了。妻子是智力殘疾,年輕時右眼被牛角戳瞎了。家里有兩個兒子范小勤和范小勇。家里家外的活計都由范家發操持,他的能干在村里出了名。
范小勤和哥哥是村民眼里“又皮又臟”的孩子。村里人把干干凈凈的舊衣服送給范家,幾天后便臟得看不出顏色。走在路上的兄弟倆看見老鼠會追上去,抓到瓶子里當玩具;他們最喜歡爬家門口的兩根竹竿,玩累了睡在地上;身上的衣服經常濕漉漉的。村里的幼兒園拒絕接收兄弟倆。
2016年11月,8歲的范小勤因長得像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而在網絡上備受追捧。做代言、搞直播、拍電影的邀約不斷,他家那只有一個燈泡照明的毛坯房一度成為網友打卡的“景點”。
2017年秋天,范家發讓河北的“老板”劉長江帶走了兒子。此后,范小勤變成了“小馬總”。他在社交平臺的生活很熱鬧:參加電視節目、時裝走秀,上下學有汽車接送,身邊有“阿貍保姆”照顧,生日4月30日的他人生頭一次過生日,日期被定在了5月20日,長條餐桌旁坐滿了大人,視頻配字“阿里巴巴太子爺的生日晚會”。
而今,發布這些視頻的社交平臺賬號清空了全部內容,范小勤作為“小馬總”的生活片段無跡可尋。
在石家莊的學校,學校保安看到過,范小勤曾在上課時間獨自在校園里溜達,班上同學記得他很少參加考試,偶爾參加一次,也只是在試卷上畫圈圈。2020年11月28日,該學校出具的一份說明顯示,范小勤從2019年12月18日起,“就隔三差五地請假,沒有參加期末考試”。2020年,他有近兩個學期沒有出現在課堂上。
范家發對兒子的了解比不上視頻平臺的網友。兒子到了河北,他幾乎不會主動給對方打電話?!氨D贰蓖踉戚x會在“有事的時候”聯系他。范家發只知道,在離家1500公里的石家莊,范小勤有書讀,有干凈的衣服穿,不像在家里只知道到處野,“放學后能有人管”。
國慶節假期,老板會派人接他去探望兒子一次。寒假,范小勤也會回家待上10天?!袄习逡舱f,如果范家發不去(探望),每年多給2000元?!狈都野l拒絕了,家里三畝水稻年收入6000多元,他寧可少要一畝水稻的錢,也要見兒子。去年因為疫情原因,范家發沒被接去石家莊。
接受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采訪時,范家發說自己和劉長江沒有書面約定,也沒有簽合同。對方口頭允諾他,自己將帶范小勤到河北石家莊的一所學校讀書,好好培養?!叭绻x書好,考大學,如果沒有考上,就安排進老板的公司做事?!狈都野l說。
范小勤被帶到河北后,范家發每年會收到老板打來的“萬八千塊錢的生活費”。劉長江幫范家發裝修了兩層樓,貼瓷磚、裝坐便器,添置新家具和門。
范家發被帶到南昌簽字,成為2019年1月注冊的江西小馬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2020年,占股2.8%的范家發從該公司分紅3000元。
他向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回憶,當時老板說,“你成了‘法人’,以后村里人不會看不起你?!敝钡饺ツ?2月,村干部到他家給他講清楚法人的責任,他有點著急了,“我也不懂,也沒有管,公司賠了我也沒有錢還?!?br />
天眼查上的信息顯示,成立于2018年10月的小馬總(北京)商貿有限公司在2020年6月發生股權變更,法定代表人、執行董事和總經理均由劉長江變為范家發,劉長江和王云輝也退出自然人股東,范小勤新增為自然人股東。
截至2月19日記者發稿前,讀到小學三年級的范家發仍為上述兩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他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“老板說合同已經解除了”?!八皇钦f我什么都不是了,什么都解除了嗎?”得知自己仍為法定代表人時,范家發反復說,“他跟我說的,我小勤不在那讀書了,這件事情就解除了?!?br />
據范家發介紹,除了“解除合同”,劉長江表示公司將繼續承擔范小勤讀書的費用,但之前每年一萬塊左右的生活費沒有了。
范家發坦言,“讀小學花不了多少錢的,一年幾百塊”。村支書黃國興曾向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介紹,“義務教育不花錢,還補貼。讀小學的一年補貼500元,初中625元?!睋魇W生資助政策(2020年),義務教育階段所有學生免學雜費免教科書,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獲得生活補助,非寄宿生小學每生每年500元,初中每生每年625元。
范小勤對“錢”的數額沒有概念,盡管他以“長得像中國最有錢的人”而走紅。如今回到石馬鎮后,依然有媒體和網絡主播繼續撲向這個距離縣城60多公里、兩個多小時車程的山腳下的村子,聲稱“要帶網友看看‘小馬云’現在怎樣了”。
鏡頭前,有人拿出一張100元的紙幣問他,“這是多少(面額)?”范小勤手指在紅色紙幣上劃過,“是兩個鴨蛋?!?img alt="" width="600" src="https://imagecloud.thepaper.cn/thepaper/image/116/314/269.jpg" />
范家發開始承認,兒子可能沒那么聰明。讀到四年級,他還不會簡單的加減法。范小勤的身高身材瘦小,和4年前“走紅時”相差不大。曾經的“保姆”王云輝在網上發出一張12月19日范小勤在河北省一家醫院的就診證明,上面顯示,臨床診斷他可能患有矮小癥。
范家發也收到了王云輝發來的這張證明,但他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。
2020年12月底,“老板”劉長江來到石馬鎮。范家發回憶,老板說小勤以后就在老家讀書,不回石家莊了。原因是媒體到范小勤就讀的石家莊南栗小學采訪,學校擔心教學秩序受到影響,建議其轉回老家讀書。據石家莊一相關工作人員透露,范小勤的學籍尚未轉走。
為此,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致電石家莊南栗小學教育主任趙云霄,對方以“學校有規定,不接受線上采訪”為由,拒絕了記者的采訪。
提到接下來的日子,范家發陷入焦慮。他數月前向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表示,盡管兒子有近10個月沒有上學,但自己還是沒想把兒子接回農村。他只想把眼前的日子過好,讓家人吃飽飯,兒子有書讀,最好有人管。
而現在,生活又回到了從前。照顧孩子、做飯會擠占他去地里干活的時間,這個只有一條腿的男人覺得分身乏術。范小勤被診斷出來的病癥,他還顧不上帶兒子去診治,他也擔心家里負擔不起醫藥費。
范小勤又回到了“走紅”前那個“又皮又臟”的孩子,穿著沾著油漬的衣服在村里到處跑。隔三差五有陌生人來范家探訪,當地村民也見到過“架著很多攝像機來的一大波人”。范小勤會邀請對方來自己家里吃飯,午飯是青菜和粥。來訪的人帶他去挑選禮物,大多時候,他會每樣選兩份,一份給哥哥范小勇。
“開心,小勤當然開心?!狈都野l的語氣里有些無奈。只有被來訪的人“抓住”時,范小勤要一遍遍重復在石家莊學會的句子,“大家好,我是小馬云,我愛你們?!?br />
(原題為《做了四年“小馬云”后,范小勤回家了》)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柴敏懿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小馬云

相關推薦

評論(213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
熱話題
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伊人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_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_影音先锋色av男人资源网